2008-11-06 07:15:01 林博文/特稿  

 七十五歲的黑人老太太露拉.古柏(Lula Cooper)說她含著淚水投歐巴馬一票。這位在五、六○年代曾經飽受種族歧視和暴力對待的老婦人,終於等到了黑人當總統的一天,她內心的激動折射了千千萬萬美國黑人的複雜心情。
 時代的變化總是緩慢的、迂迴的,有時甚至是血腥和痛苦的。歐巴馬的白人母親一九六○年在夏威夷和肯亞黑人留學生結婚時,美國有二十二個州明令禁止黑白通婚,觸犯者會受到法律制裁而入獄,有些州竟默許動用私刑。一九六一年密西西比大學白人學生為阻止黑人學生傑姆斯.麥瑞迪斯入學,校園發生血腥暴動。

 種族歧視 一段辛酸歷史 一九六四年及一九六五年詹森總統分別向國會提出並獲通過〈民權法案〉與〈投票權法案〉時,絕大部分黑人(尤其是南方)的處境與百年前南北戰爭時代相比,竟鮮少改善,坐巴士要坐後面,許多商店和餐廳禁止黑人入內或黑白分席,亦無投票權。

 希拉蕊在民主黨初選時曾說了一句「很不中聽」的實在話,她說民權領袖金恩博士領導抗爭對民權運動固然有卓越貢獻,但仍需靠詹森臨門一腳推動兩部法案,民權方能落實。希拉蕊的坦誠之言,受到一批垂垂老去的黑人民權運動領袖的圍剿和痛批,這批已經和時代脫節的領袖,在歐巴馬從政治曠野中躍起時,也都爆發了「集體挫折症」和嚴重的酸葡萄心理,其中以參加過一九八四年及一九八八年民主黨總統初選的金恩的徒弟傑西.賈克遜牧師為最。

 老一輩的黑人民權領袖在五、六○年代,遭到白人警察的暴力凌虐,警棍打得頭破血流、被警犬咬傷、被水管狂噴,甚至被吊死和溺死。他們在危險的環境中開疆拓土、流血鬥爭、堅決不屈。這批老將有的當上聯邦眾議員、不少人當選市長,也有人入閣,黑人的政治地位提高了。但在新移民大量湧進之後,黑人變成少數後裔中的收入最少、教育水平最低、犯罪率最高的族群。西班牙裔族群的政治權力雖遠遜黑人,但其人口(百分之十四)已超過黑人(百分之十二點五),亞裔則占百分之四。

 政治寵兒 占盡天時人和 歐巴馬生於一九六一年,金恩發表〈我有一個夢〉演說時,他才兩歲。歐巴馬是典型新一代黑人政治家,也是後民權運動時代、後嬰兒潮時代以及後六○年代的新一代政治人物。他是「新黑人政治世代」的代表人物,亦為最具智慧、雄心與遠見的政治活動家。

 老一輩民權領袖認為他坐享民權運動的果實,他們辛苦種樹,歐巴馬卻在樹底乘涼;他們批評他「不夠黑」,所謂「不夠黑」,一是指其有白人血統,二是指其未受民權運動薰陶,三是指其不屬於美國主流黑人體系。但在歐巴馬獲得提名後,民權老將醒悟到時代變了,他們的奮鬥並沒有白費,不平之氣迅速轉化為興奮之情,大家都感到「與有榮焉」;而百分之九十八的黑人選民更是懷著「天降甘霖」的心情迎接新總統。

 歐巴馬以為透過法律是保障少數民族的最有效法寶,因此進了哈佛法學院,但在畢業後始深切體認到要想改造環境和時代,實現自由主義的社會理念,則必須從政,政治才是最有效、最直接的步驟與手段。

 有一批和歐巴馬差不多在同時間崛起的新黑人政治世代,目前已在美國的政治景觀中嶄露頭角,如麻州州長派屈克、費城市長納特、紐澤西州紐瓦克市長卜克、阿拉巴馬州聯邦眾議員戴維斯和賈克遜的兒子賈克遜二世眾議員等,他們都像歐巴馬一樣受過良好的教育,充滿理想但欠缺政治與行政經驗。

 不分黑白 只有一個美國 他們的經歷和背景殊異於老一輩民權領袖,因此他們的政治理念和處理方式與上一代大相逕庭,他們超越了民權運動的局限和黑人社區的框架,他們要盡量消除種族主義的藩籬,就像歐巴馬競選時所一再強調的:「沒有黑美國,也沒有白美國,更沒有紅美國和藍美國之分,只有美利堅合眾國。」 儘管歐巴馬等人擁有崇高志業,但政治與文化阻力仍大,種族主義依然在美國社會猖獗不已。而歐巴馬身為有史以來第一位黑人總統,也是全美國的首席執行長,勢必將面臨排山倒海而來的考驗,尤其是美國已陷入二、三○年代大恐慌以來最嚴峻的經濟危機。

 歐巴馬是個沉著、穩健、聰明的政治家,希望他不負選民所託,在布希所留下的政治廢墟上,為美國創造一個燦爛的時代。






新聞來源:中時電子報
創作者介紹

☆映畫狂☆

paci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