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改編自著名小說『小狐狸海倫所留下的回憶』,作者竹田津實獸醫師(
大澤隆夫)本身就是長年投入日本北方狐保育的生態調查權威人士,並身兼受傷野生動物救援組織的負責人。(摘自開眼)

不知道是不是我特別冷血,對於這種看起來就是要賺人眼淚,你一看到電影海報就知道裡面會死人的電影,我怎樣就是沒辦法融入其中(所以喜愛本片的影迷們乾脆就別再看下去這篇文章了)。好像是詐騙集團開門見山的要引你入甕一樣,心裡早就架起堅固的防禦堡壘,反而是出奇不意的手段較能引我上當。電影中關於小鬼(
深澤嵐)和動物間的互動早就不是新把戲,我承認小狐狸很可愛,尤其是聾啞的設定若是藉由文字表達肯定動人非常,但我就是無法理解小鬼老愛跟一隻聽不到也看不到的狐狸說話的原因是什麼?一般來說跟小動物講話本來就是一件天真浪漫的事情,姑且不論牠聽不不聽的懂,但故事中都說這隻狐狸已經聾啞了,跟牠講話到底是一種自我滿足還是過分純真的表現呢?

電影中藉由大人和小孩間想法的衝突來彰顯出這份「奇蹟」的可貴,但問題就出在我從頭到尾都認同大人獸醫的想法,讓這樣的小狐狸生存下去到底是好是壞?小孩子片面的想法難道不會是一種自私嗎?唉,仔細想想擁有這種冷漠想法的自己也許很可悲,畢竟這種在現實社會鍾平安生存的法則在童話故事中是行不通的。電影最後大人獸醫也透露出真心話,瞬間讓這份奇蹟完美地襯托出人類本性的良善。可喜可賀!



除了對於故事本旨的質疑,前文提過,若是透過文字來了解這段故事也許會更實在,因為這就是此類型電影的通病-煽情過頭了。如果把小鬼頭的「自言自語」都換成心中的旁白呢?或是更專心、平實地營造這份關係,而把獸醫和情人(
松雪泰子)間的衝突淡化會不會更好?電影故事結構的不完整一度讓我以為本片可能是同名日劇的電影版,一開始我光是要釐清小鬼和獸醫間的關係就花了好久的時間。

電影整體來說可能騙不到缺乏感情的觀眾如我,過度煽情的捕捉小狐狸的身影絕對會引起有飼養寵物的觀眾共鳴,當最後小狐狸不可避免地要告別眾人時,電影院中不時聽到女性觀眾的啜泣聲,當時我也正在流鼻水,不過係因冷氣太冷,這樣的自己也深怕被旁邊的觀眾誤以為我是非常多愁善感的大男生
……

創作者介紹

☆映畫狂☆

paci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